蜉蝣与城

你好!

我是小远。

本命咕哒君,齐格飞先生,最喜欢的女孩子是玛修。

刀剑乱舞/梦间集/FGO/碧蓝航线/少女前线 常驻中!

喜欢温柔坚强,内心善良的角色。

偶尔产粮,文图不定,女角色只产GL。

只对自己的底线偏执,不会轻易生气,但是生气起来不会让KY好过。

喜欢FA某人造人的各位就不用继续看下去了,我不喜欢他,也没有心情搭理你。

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希望您可以尊重彼此的喜好。

此致敬上。

祝福您可以在人生中找到更多的幸福和同好,由衷的感谢您的注意😊。

【光之城】

cp为阿尔托莉雅x立香

王与少女的故事。

一切起始于我的梦境,若有ooc请见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柔软的草地,茂密的树林,微起波澜的湖面。



阿尔托莉雅站在原地,静静注视着这与安宁十分相称的景象。  



远处的村庄传来孩童的嬉闹声,在这并不富饶的时间里,孩子们仍然可以找到值得快乐的事情。


金发碧眼的女子停住了马,从毛色洁白的马上一跃而下,微风拂过她的前额,坚毅的眉角和脑后蓝色的缎带。


阿尔托莉雅抬起了头,可以听到不远处山脉中的叫声,属于栖息其中的巨大魔兽。



身后骑士的脚步声已经近了,年轻的或者年老的骑士,精神抖擞,蓄势待发,为了今晚的出征激励着自己和同胞。


而王仍在伫立,王的臣下收敛了仪容,有条不紊的开始安营扎寨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阳光消逝了。



直到夜幕降临,黑暗笼罩了森林,阿尔托莉雅的脚步都没有移动。


微微颤抖的,宛如呼之欲出的记忆般的紧张感缠绕上她的躯体,这身体自从成为王之后便不再成长,脆弱又轻盈,只有坚硬的心脏和王的信念能将其强化。



本该忘记的,不该忘记的在成为王的那一刻便已经褪色。  



阿尔托莉雅曾经来过这里。


银发的骑士为她盛了晚饭,块茎植物散发出热烈的香味,淡黄色的土豆块在碗中的汤汁里沉浮。



阿尔托莉雅没有挑剔这素食,凯走到她旁边坐下,王兄的碗里翻滚着橙色的胡萝卜,这美丽的颜色让她怔仲。



在王还不是王,少女仍然是少女的时候,阿尔托莉雅有过深爱之人。  



那是她的少女,在花从中奔跑的,在湖水中与她一起欢笑的,像宝石般闪耀却如玻璃般脆弱的少女。  


那孩子有着温暖的橙色头发,真挚又温和的明亮笑脸。  


可是这记忆也已经模糊,所爱之物也已经逝去。



号角已经吹响了,骑士的叫喊声不绝于耳,铠甲的碰撞声和反射的光芒无比晃眼,王兄为阿尔托莉雅召来了马,战马的白毛映照着橘色的火光,抚摸着非常暖和。  

多年前少女在这里与阿尔托莉雅相遇了,那个晚上白马也是这样站在篝火前,被阿尔托莉雅从水中救上来的少女打着哆嗦,围着魔术师借给的斗篷,喝着王兄煮的浓汤,浅金色的眼睛里有着毫无掩饰的感谢。


少女住在树林中的小屋里,只有她一个人的家,阿尔托莉雅一行请求在少女家中借宿。


魔术师不需要睡眠,王兄尽职的守着夜,阿尔托莉雅与少女抵足而眠。  


野兽的嚎叫声时远时近,少女的睡颜没有半点防备,柔软的手臂环在阿尔托莉雅的肩头。  



彼时阿尔托莉雅在草地上牵起少女的手,像真正的骑士那样护住少女的腰身,脚下是自然的彩色地毯,没有音乐,所以在沉默中两人起舞 。


不,不能说是沉默,因为少女会笑,亚麻布做的裙子和白纱包裹的铠甲裹挟在一起,就像王子与灰姑娘的舞会,可是少女却那样拥抱着阿尔托莉雅,那样笑着,仿佛她们已经相识多年。  


阿尔托莉雅从恍惚的碎片中苏醒,她莽撞而英勇的骑士们已经呐喊着冲进了森林,魔兽的蹄声和吼叫声响了起来,刀锋和尖牙碰撞出激烈的火花。  


金色的剑光闪过,撞入魔兽的经脉,然后将其斩断。   在刀光剑影中破旧的木屋突然撞入眼帘,阿尔托莉雅一抖缰绳,白马冲上脆弱的阶梯。  



没有垮塌,因为少女告诉过阿尔托莉雅,这台阶是她花费很大时间做的,白马曾伸出脚蹄试探着往房里走去,少女伏在马背旁,用采的新鲜浆果喂它,深紫色的浆液浸入少女的指缝,在太阳下闪闪发光。


艾克凯勒勃一次又一次的将魔兽从面前斩断又击飞,骑士王没有犹豫,暗红色的兽血从铠甲间隙流下去,洇透了脚下的土地。  


魔兽开始撤退了,阿尔托莉雅举起剑,指挥着部下乘胜追击,艾克凯勒勃发出璀璨的星光,直指森林的尽头。  


白马冲出了森林,在尽头等待着阿尔托莉雅的是巨大的魔兽。  


不,不是魔兽。  


只有少女,少女的身影在等待着骑士王的到来。


亚麻布做的裙子,橙色的头发,甚至那脖颈上致命的撕裂伤痕也和那曾深爱之人一模一样。

 

浓烈的魔力从少女身上溢出,但这并不是少女,而是魔兽为了自保而幻化出的虚影,少女的身上永远是干净的,只有晨间露水的清凉气味。  


被封印的记忆开始猛烈挣扎,阿尔托莉雅几近摔倒在马下,眼泪自艾克凯勒勃授予手中时便失去了为自己而流的权力,可是哪怕明知道这是魔兽的陷阱,心却不可思议的剧痛起来。





少女就要死去了。




彼时的她已经伤得太重太重,血液浸透了阿尔托莉雅的白裙,流过凯勒勃的剑身,魔术师和王兄不在身边,白马嘶鸣着,生命一点一点从颈边的伤口离开了,魔兽的血和少女的血在地上融为一体,任凭阿尔托莉雅怎样呼喊都无法唤回。  




阿尔托莉雅喝止了部下,颤抖的手重新握紧了剑柄,魔力从剑身汇成一体,艾克凯勒勃发出的光芒已经不能倒映在少女眼中。  



剑之光从少女头顶劈下。



很痛,一定很痛吧,我没能保护好,没有办法救回来了。

阿尔托莉雅抱紧少女的身躯,眼泪夺眶而出,滴落在女孩苍白的脸颊上。  



只一击,魔兽的伪装便应声碎裂,几乎是怀抱着愤怒和悲伤的第二剑呼啸而出,劈裂了魔兽的半边头颅。  



不,不要哭,少女伸出手,尽力的抚上阿尔托莉雅的脸颊,她已经没有办法发出声音了,指尖也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冰凉。  



魔兽死去了,凯勒勃的碎片从尸骸中掉落出来,在细微的晨光中折射出晶莹的光芒,阿尔托莉雅跪倒在地,不顾满地污秽的血捡起剑的碎片。  



我爱你。  



少女轻轻地,用溢出血沫的嘴唇,为将要远去的心爱之人送别,她是聪慧的孩子,知道为了那王的人生阿尔托莉雅要用什么去交换。  


少女为了这无可奈何的必经之路而悲伤,却继续陪伴着阿尔托莉雅,每一次的离别少女都在送行,每一次的回归少女都在等待,渐渐的这似乎成为了阿尔托莉雅的习惯。





直到少女死去,骑士戴上王冠。





记忆挣开了束缚,开满花的草地,阳光照耀的木屋,永远笑着的少女,已然变为回想的曾经的故事。  



誓约胜利之剑无法照耀的影子里,守护着一样尤其美丽的,已经不再存在的东西。  




那是少女拥有的,王曾经拥有的,不会孤独闪烁的星星。  



END.

原创😊

诈个尸,这个学期,这一年,希望您能够幸福,拥有想要的东西,完成自己的愿望。

感谢所有陪伴我的人,由衷的希望你们能够幸福。

小龙景光真是让人头秃🙃🙃🙃

或许是自己太非了吧😭

一期在我这里受委屈了对不起ಥ_ಥ

难受😭

抱歉占用tagヘ(;´Д`ヘ)

马上要过92剧情了请问少侠的正义值会不会影响到剧情啊ヘ(;´Д`ヘ)前面选项都对了现在有点慌,咱家少侠性格是偏正义的,麻烦了请各位指点一下π_π


all男指挥使注意😉!

顺元旦快乐😊!!!

是幽桐x男指挥注意*

P4安性转注意(❁´◡`❁)*✲゚*

打牺牲线又翻车了,求教呜啊啊π_π

老哥。

我从来没有特别喜欢过前野智昭配的人。

帮安总解脱之后和晏华的对话。

请务必为他打call我的老铁们。

没截图但是我确信他一定和指挥使有一腿,他有这么好过吗?!😭

我想开车冷静一下,安总你把方舟借借我。


深夜里,悄悄的——

见p2

*触手play注意

我爱男指挥,男指挥是世界的财宝😂

终于可以发上来了!!!

all男指挥注意!

p2是更新后同桌感想,每天为了两块非泊哭天抢地就是我了没错😫

p3钟老板x男指挥,微幽桐x男指挥!下一次就是幽桐专场了❁

p4男指挥单人😉

画了指挥使(ง •̀_•́)ง

白夜馆的小姐姐请给我一个完整的神器使吧😣

有点想产男角色x男指挥使的粮。

不知道有没有相同想法的😉

男指挥使简直标准末世男主角设定,太可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