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酒灼喉

白鹿逐光,我逐白鹿。

「星河」-N i x ×戴纳

1,

“成功升上二年级啦,干杯!”

事实告诉我们,沉稳的土象阵营各人也是会喝醉的,当N ix 招呼风象的同伴整顿好一地东倒西歪的人,扶着烂醉如泥的戴纳进卧室时,对方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,一脸傻笑叫着土豆饼土豆饼,口水沾了他一肩膀,喝三瓶苹果酒都会醉的啊……N ix 摇摇头心想这孩子真不令人省心,做为土象阵营新的领头人,这样子怎么照顾学弟学妹?

算了反正不关我事。N i x 轻轻放下戴纳,替他掖好被子,男孩很快睡熟,Nix 关上房门走了出去。

今天是摩羯座流星雨的日子,相比之下,摩羯座流星雨比其它流星雨暗淡得多,Nix 扣响了格林尼治天文馆的大门,他要去借用大型望远镜。

“哥哥!”替他开门的是桃子,还有饭岛乐,“哟Nix 君。”饭岛面无表情挥了手算是打招呼,Nix 笑了笑回应,转身去开启。

在大片大片的星宿中找到摩羯座,Nix 看着浅浅的光芒划过天际,摩羯座,戴纳是摩羯座。

脑中浮现第一天看到戴纳的场景,安安静静地坐在森林中,肩上停着Nix 的知更鸟,柔软的浅棕色长发铺开在米白的长袍上,他没有穿鞋,干净的脚没在只到脚背的清澈水潭中,明亮的阳光照得Nix 恍惚,少年静静翘起的嘴角让他以为这就是天使。

他是个单纯善良又害羞的孩子。

知更鸟飞往他的方向,戴纳也看向他的方向。

“你好。”

2,

“不要过来!”

戴纳护住身后奄奄一息的召唤兽,血液浸湿衣袍。

噩梦已不愿多想。

Nix 勉强摇了摇头,现在超过了他的睡眠时间,和桃子她们道了晚安就走进夜幕,星河依旧灿烂。

打开房门,赫然发现戴纳坐了起来,睁着一双棕色的眼睛望向星空,“Nix ,你回来了?”少年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,“麻烦你了!”“没事。”Nix 看看少年的眼,突然发现了端倪,一层白雾浮在他的眼上,他知道,那是流星雨引发的夜盲。“我我我我马上回去!”戴纳爬下床就要逞强往回走,差点绊倒在床尾。Nix 无声地叹了口气。伸手揽住他的腰。

“今晚一起睡。”

3,

星河未散。

光芒撒在戴纳脸上,摩羯座的祝福在闪烁,Nix 无声地紧了紧怀抱,像是生怕丢了这星光。

4,

第二天照片转疯了。

END--(^v^)

By -小远

2015-7-20完稿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