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酒灼喉

白鹿逐光,我逐白鹿。

怨念【我问你什么时候才能有皮肤?!】

主我寮,微晴博,微狼鸟。
我的皮肤执念,我的体力透支,我的肝肾破碎。
如果没有问题,我们继续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从睡梦中转醒,源博雅开始了新的一天。

打开房门,阴阳师晴明站在门外。

「晴……明?」

阴阳师看上去一切都好,依旧是那个风度翩翩的俊美男子。

不过战栗的双腿出卖了他。

「嘭」

安倍晴明仰面摔倒在雪地上。







「到底是怎么了?」

从孟婆那里要来姜汤,源博雅看着晴明喝下。

阴阳师一愣,半晌说到:

「姑获鸟的新衣服。」

源博雅抬头,体力栏里独留一个鸭蛋。


「家里揭不开锅了,博雅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源博雅拿着六十勾,走向小纸人。

家里面,一个大妖怪都没有,晴明从最初的憧憬变成了习惯。

但是说不定,这些勾玉可以带来最厉害的式神。

「确定吗?晴明。」

晴明看看剩下的四十勾,又看看树下和白狼交谈的姑获鸟。

前几天给白狼买了新衣,好看的紧。

晴明点了点头。

「拿着把它们换了吧,博雅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源博雅带着体力上路了。

萤草在他身边蹦蹦跳跳的走着。

「博雅大人,晴明大人他还好吗?」


刚刚和晴明一起把八岐大蛇抽了不下十次的萤草,见证了晴明的表情从希望变成失望最后绝望的全过程。

「博雅大人,我们去哪里呢?」

源博雅思考半晌,道:

「酒吞那里吧,他很大方。」


「每次抽完他,都会有勾玉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「……又是你……」

酒吞心如刀绞,他连一根鸟毛都没有。

「哦。」

萤草冷漠的抽了他一草杆。

「我们不要鸟毛,我们要新衣服。」

酒葫芦应声落地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源博雅冷漠的扭开达摩,没有衣服。

头顶,羡煞旁人再次亮起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源博雅回家。

扑通一声倒在了雪地里。

没有……没有啊!!!!


这个辣鸡游戏根本没有新衣服!!!!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

白狼老远就听到了晴明和博雅抱头痛哭的声音。

「神乐小姐,两位大人没事吧?」

小姑娘神色凝重,把刚刚才弄到的八十勾玉,换成了体力。

「今天有姑姑新衣,他们一个上午都没有打到。」

白狼回头看姑获鸟,黑发的女式神在给萤草揉肩膀,脸上露出温和的神色。

「姑获鸟小姐好像还不知道呢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神乐小姐,我们走吧。」

「一定可以带回新衣服的」

白狼如此想着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在红枫林又一次拉弓,白狼几乎举不起手来。

「残心!!!」

武士之灵应声倒下。

神乐疲惫的打开达摩。

「这是……?」

白狼看见一片金丝。

「获得典藏皮肤,羡煞旁人!」


笑容,渐渐浮现在白狼的脸庞。



「太好了……」
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




姑获鸟听见有人在叫她。



深更半夜,打开门却见到了整个家的成员。




「各位?」



白狼走上前来,双手背在身后。


姑获鸟惊讶的发现她的眼睛里有从未有过的光芒四射。




「新年快乐,姑获鸟小姐。」



那是一件金线织造的羽衣,在月光下无比明亮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---Fin---

「祝小可爱们新年快乐,早日鸟姐新皮肤!」

评论(1)

热度(8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