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酒灼喉

白鹿逐光,我逐白鹿。

策轩——无语测



你永远不会预测到阿策在想什么。

李轩在经过多年的观察后得出这个结论。

吴羽策喜静,总是安安静静的窝在一个位置里,全没有打荣耀时的激情,好似一个皮相颇好的保温杯,一摸上去冰冰凉凉,肚里装的都是热水,倒出来喝一口,从头暖到脚,连带着心,舒畅极了。

但他也总是不愿把水倒出来的,憋在心里,那些个人人都乐于听的情话,全变成了天冷时把李轩冻僵的手强摁在自己的脖子上给他取暖,感冒时照顾李轩一晚上不睡。那些话,他不想说,也不屑于说,全付诸行动。

他的阿策就是这样啊。

被自家男友暖的一本满足的李轩大大傻呼呼地笑了。

如果吴羽策在场,定会把他的脸狠狠揉一揉。


吴羽策时常和他讨论一些生活琐事,亦或是国家大局,想法深刻,一针见血。有时和他在外游荡,看见流浪猫一时兴起还拉着他去买鱼干喂猫,看上去冷淡,实际上真的善良,和他成了恋人,把什么最好的都给你,恨不得心都掏出来。表情能从快乐一秒变作悲伤,问原因打死不说,却可以因为一个拥抱满血复活,重新变成会对他笑的吴羽策。

吴羽策,无语测,但是阿策,真的很好懂阿。


李轩在吴羽策刚入虚空时,便和他确定了恋人关系。那时吴羽策非要玩阵鬼,和队员,上级闹的有些僵,不单单是因为和李轩职业相重,还因为他固执的态度。

李轩在回到宿舍后见到了吴羽策,作为队长,他也有些心烦,想劝劝吴羽策,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吴羽策看着他,欲言又止,然后出乎李轩意料的


他走上前,抱住了李轩。


力气大到好似害怕李轩会逃走一样。


“我很抱歉,李轩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“我只是想坚持我的想法,我知道你是来说服我的。”

“我也想过放弃,但确实。。”

他看上去很痛苦,好看的眉毛皱着,半晌无话。


“还是算了吧,我听你们的。”


吴羽策终于说。


一阵静默,突然李轩大力回抱了他,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颈部,吴羽策猛地睁开眼睛,他没有想过李轩会回抱他,但脸颊挨上的的确是光裸的肌肤,李轩身上好闻的体味让他安心下来,俩个人静静抱着对方


安静的,似乎连心跳都听的到。


“前辈留下了一张阵鬼账号卡,是个女号,你不介意吧?阿策。”


李轩听见泪水滑落的声音,吴羽策回答他时,却带着笑。


“嗯。”


阿策其实很好懂,真的,真的很好懂。


“我爱李轩,我是真的被他的单纯和温暖所吸引,我们,也的确适合彼此。”

“他说我很难预测?没有关系的。”


吴羽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
“我们心♂意♂相♂通。”


——END——


评论

热度(23)